服务热线:0633-3912349 欢迎访问日照市养老信息网!
养老机构服务监督电话: 0633-8816121
服务热线: 0633-3912349
联系邮箱: dgqfp12349@163.com
<返回

数据化智能化 上海已建36家智慧养老院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   点击数:84   发布时间:2024-02-19 13:37:26   更新时间:2024-02-19 13:37:26

记者 王海燕

  “小城,小城,给伯伯跳支舞。”话音刚落,小城便扭动起腰肢,跳起舞来。张伯伯边欣赏边录视频。几步远的小怡,正在充电“休息”,它能按照设定好的路线,自己上楼打扫卫生。张伯伯散步时遇到过勤劳的小怡,还和小怡一起乘过电梯。

  小城和小怡是城怡养护院的两个机器人,一个负责娱乐,一个负责消毒保洁。这家位于普陀区的养老院去年5月正式运营,为民政部门力推的智慧养老院,通过打造“从入院到离院”的全周期智慧服务体系,强化数字赋能,提升养老新能级。

  这两年,类似这样主打“智能化”的养老院在上海越来越多。2022年12月,市民政局印发《上海市推进智慧养老院建设三年行动方案(2023—2025)》,明确本市智慧养老院建设的总体框架及主要建设内容。去年1月,智慧养老院建设列入2023年上海市政府为民办实事项目。截至目前,全市已有36家基本完成建设任务。

  智慧养老院到底有多“智慧”?机器人是否成标配?入院老人的多样化需求能否满足?记者实地探院了解。

  所有楼层24小时监控几乎没有隐秘的角落

  智慧养老院与传统养老院的差异,从进门那一刻就能体验到。

  在市第四社会福利院门口,来给记者开门的不是工作人员,而是一台仪器。在网上预约的访客,只需对着仪器扫一下脸即可。

  “有点像到银行大厅,第一步先取号。”市民刘先生准备探望80多岁的母亲,扫脸取号后,便直接前往母亲所住的楼层。另一位家属来拿医保卡,原来要跑到后排院楼,现在只需等在门口,不一会儿就有人送来医保卡。

  位于长宁区的万宏悦馨养老院也装有智慧门禁。工作人员上下班考勤、家属探望、入院老人请假外出,只要刷脸或扫码就能出入。如果有认知症老人出走,智慧门禁会发出警报。

  如果说门禁是智慧养老院的门户,那么,中控中心则是中枢,相当于“大脑”。院内所有公共部位的实时场景,在中控中心的屏幕上一览无余。记者发现,这几乎是所有智慧养老院的标配,有的直接设在门卫间,有的则专门辟出一个房间,一般都有专人值守。

  “传统养老院也有监控,但没有装那么多摄像头,有不少死角。智慧养老院公共区域所有楼层24小时都有监控。”万宏悦馨养老院相关负责人李栋云说。

  记者了解到,大部分摄像资料保存30天,有的45天,最长可保留3个月。一位家属颇有感触:“所有公共部位都不留死角,没有隐秘的角落,我才放心让80岁的老母亲住进来。”

  养老院里通常都有一块公共广场或绿地。这是老人们最爱晒太阳、户外活动的地方,但也是最令人担心的区域。养老院入住的不少是失智失能老人,护理员人数又相对有限,不可能随时随地陪护在老人身边,特别是认知障碍老人还喜欢“乱走”。

  这时,智慧养老院的定位追踪系统就派上用场了。在市第四社会福利院,认知障碍老人的胸前佩戴着一个布艺香囊,这其实是一套蓝牙定位系统,胸牌正面记录了老人姓名等信息,背面嵌入定位系统。为确保老人安全,室外广场还圈出安全区域,一旦老人越界离开这个区域,后台工作人员就会从平台上看到走失预警信号。

  万宏悦馨养老院也划定类似的电子围栏,通过自动定位来辨别老人的行动范围,一旦他们离开安全区域,平台就会发出警示。

  对高龄老人来说,摔跤是不可承受之痛,几乎每个智慧养老院的电子设备对此都下足功夫。市第四社会福利院有一个巡逻机器人,一旦探测到老人跌倒,第一时间发出警报。浴室是老人容易摔倒的重点区域,城怡养护院将电子雷达装在浴室里,老人洗澡时如发生意外,系统便会发出警报。

  “以前老人防摔倒,一般会戴着智能手环,但感应性不是很好,护理员搀扶老人时容易发生误报,有的老人还不愿意戴手环。”李栋云说,现在的AI设备优化升级,实施24小时监护,能够辅助捕捉老人跌倒意外的发生,而在AI护佑下的老人是“无感”的。

  减少护理员沟通成本花更多精力照护老人

  “以前交接班,都是口头大致描述,现在所有的照护行为都有数据留存。”此前在医院工作的“95后”王敏萱,如今是城怡养护院的楼组长,老人亲切地叫她“萱萱”。

  王敏萱值班的一个夜晚,16楼有位老人头晕,按了响铃。“老人患有高血压,我立刻给医生打电话,询问是否需加药。”这天晚上,王敏萱每过两小时就给老人检测一次身体,数据、动态监测都记录在电脑上,“下一班护士长从电子档案里就可读取这些动态数据,作出更细致周全的护理判断”。

  智能化管理后,工作台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不见了,护理员普遍感到减负,“当然减的不是工作量,减的是工作交接和任务配单的沟通成本,这样护理人员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老人的照护上。”王敏萱说。

  这一点,“80后”护理员周梁燕深有感触。她曾在市第四社会福利院的老院工作,“以前都是手工记录,有时候忙于照护老人,可能就忘了记录,交接时未必能沟通很多情况”。2021年新院落成,周梁燕经过培训完成技能迭代。“现在,如果我忘了电子记录,后台会自动提醒。”周梁燕说,管理系统智能升级后,她陪老人散步聊天的时间大大增加。

  在市第四社会福利院,30多位重度失能老人拥有专属的“翻身卡”。每隔几个小时翻一次身、往左还是往右翻,此类细节统统记录在“数据大脑”,护理员不必重复询问老人或前一班护理员。“如果要为老人翻四次身,而护理员只翻了两次,智能设备会发出提醒,以防有人遗忘、偷懒或应付了事。”

  智慧养老院基本上都配备智能床垫,实时采集老人的体温、血压、心率、血氧等数据,并对异常状况实时预警。比如老人上厕所如果20分钟没有回到床位,就会发出警报。如果老人的报警次数高于平均数,说明这位老人要提升护理等级。

  在养老机构看来,智慧养老院的底层逻辑,即用数据驱动管理——利用智能交互设备、物联感知设备等感知终端,结合GPS技术、人工智能技术和物联网技术等实现智能感知和数据融合,同时采集获取院内老人的健康状况等多方面数据,通过数据积累对院内老人的生活需求、表现特征等变化趋势进行AI分析,形成“一人一案”的精准服务方案。

  随着“一人一案”方案出台,老人的个性化护理需求得到更具量化的满足。“传统护理主要靠手工、靠感觉。现在我们会跟踪检测老人的血糖血压,每一项记录都会在中枢留存。比如老人的血糖控制得不好,就调整用药和护理方式,这比原来的手工方式更科学,也避免差错。”城怡养护院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记者注意到,沪上这些智慧养老院的运营时间还不长,目前处于数据积累阶段,要让数据发挥更大效能,需要把老人的其他基础数据都打通。比如,通过与餐饮数据的交叉分析,可以帮老人制定个性化护理方案,自动计算老人每日营养摄入、关联忌口、特殊餐食等。老人能第一时间了解摄入的营养参数,营养师也能根据“大数据”调整老年人的食谱,做到均衡膳食与健康膳食。

  数据的打通还包括与外部资源的对接,几乎每家智慧养老院都有互联网就医服务项目。比如城怡养护院与仁济医院合作打造“云诊室”,在养老院里配备便携式一体机检测设备,可对老年人体温、血压、心率、血氧等健康指标一键监测,并将自动记录、上传相关数据。“云诊室”还配有健康云问诊设备,老人可以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远程挂号、线上复诊、线上配药、云问诊等,有效减轻家属负担,让老人不出院门就能接受与专家会诊。

  不是最先进的就管用关键是抓住用户需求

  城怡养护院有跳舞机器人、保洁机器人,市第四社会福利院则有下棋机器人、送餐机器人,这些酷炫的AI机器人,为院里老人增添了沉浸式的科技感。不过在实地探访中,引起记者兴趣的倒是几样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智能设备。

  一个是智能呼叫器。护理员周梁燕给记者出示戴在手腕上的一块“手表”,“老人一按铃,我的手表就会响,显示哪一床的老人在呼叫”。

  相比传统的按铃呼叫,铃声响起后,几乎整条走廊都听得见,夜晚会吵醒其他老人。周梁燕戴的“手表”就解决了这个困扰,老人按铃后,只有值班护理员听得见,其他老人不再被打扰。

  这是市第四社会福利院开发的“5G呼叫”系统,技术难度系数并不高,但对养老院的老人温馨又实用。“这是我们养老院提出个性化需求后,和科技公司一起设计的,这个发明我们还申请了专利。现在一人按铃、众人叫醒的状况不再有了。”市第四社会福利院院长姜学勤说。

  在万宏悦馨养老院,也有一个类似的呼叫铃,但和市第四社会福利院的设计稍有不同。“我们用物联网技术,直接呼叫到护理员手机上,避免影响他人休息。”

  比起“呼叫铃”,“安舒板”的科技含量更低,却解决了老人如厕难的问题。

  养老院里,一位护理人员通常要照护4位到8位老人。老人上厕所时,护理员一般要在一旁陪着,如果其他老人有急事,护理员就要抽身离开。这时,上厕所的老人如果出现站不起身、跌倒等突发情况,护理员就会顾此失彼。

  针对这个痛点,市第四社会福利院研发了“安舒板”装置。这是一个外观形似桌子的设备,老人两只脚踏在上面,桌子可以根据老人坐高、身高调节,如果老人上好厕所或者发生什么突发情况,他可以按动“安舒板”的响铃,让护理员立即回到他身边。“安舒板”设计迭代了好几个版本,如今已成为这家养老院每间房的标配。78岁的刘伯伯夸赞说,“上厕所时护理员陪在一边,也挺难为情的,现在不仅顾及了我的隐私,又保障了安全。”

  记者注意到,有的养老院引进了非常高精尖的智能助浴设备,但使用率并不是很高。“不是最新、最先进的智能设备就一定管用,好用的一般都经过二次开发。”姜学勤道出个中规律。

  “不是为了智而智,关键还是要抓住用户需求。”姜学勤说。

(责任编辑:石兰兰)